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租客网的房源怎么对接?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03日 10:03

房源下面都会有预约看房的通知,预约之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相关推荐

对于毕业生来说,除了找工作以外,找房子也是头等大事!

除了找到一份好工作,寻求一个安全舒适的“容身之所”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下面小编就带你一起了解一下各国人民不同的“租房”生活。美国:谁也不能束缚我自由的灵魂!有“海洋文明“的美国人习惯了自由的生活,他们不太习惯长期居住于一个地方。同时美国也是一个典型的消费型国家,大多数人热衷于消费不愿意存钱,在领取工资或生意赚钱后,很快就会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或出门度假。他们认为:根据自己的收入水平,租房是第一选择,同时也会根据收入水平来决定租房条件,绝对不会因为住房问题导致自己无法正常消费,甚至背上沉重的债务。而且大多数美国人都有私家车,生活范围广阔,所以美国租房比买房比例要高出很多。德国:租房的我拥有满满的安全感一直以来,德国都是一个流行租房的国家,房产持有率长期低于50%,排在欧元区最后一位,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选择租房。德国的大城市如慕尼黑,法兰克福等,房产持有率甚至只有27%,这意味着,有接近四分之三的人租房生活。德国人之所以如此青睐租房,一方面和文化和历史原因有关,另一方面,与德国法律对租客的保护也不无干系,尤其是房租方面,法律做出了相当细致的规定:房东两次上涨房租之间的间隔最少为一年,且在合同有效期内,如租客无拖欠房租行为(或拖欠房租少于两个月),则房东无权单方面中止合同。同时租房合同大多以5年期、10年期和无限期居多,充分保障租客权利。在法律政策保护以外,社会的力量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德国的租客协会是一个庞大的非盈利性组织,如果租客和房东在租金或者解除合同方面产生了法律纠纷,可以直接向当地的租客协会求助,协会免费提供法律上的解答,并会派出律师给予帮助。日本:租房生活让我幸福感爆棚在日本买房,大多数人需要从银行贷款,缴纳几百万日元的首付和手续费。这对于不愿伸手向父母要钱的日本年轻人来说并不容易。同时大多数年轻人不愿被沉重的房贷所束缚,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日本的租房体制很健全,这是他们喜欢租房的最大原因。房地产中介行业的从业者必须获得不动产经营管理或租赁住宅管理的认证资格,有严格的考核制度;租客必须有保证人,要填经济收入方面等资料,以防租客交不出房租。房地产中介公司和房东若遇上租客不交房租,就会找保证人;房东收回房屋前需提前6个月通知,2年合同期间不能随意涨价。所以“租房生活”对很多日本人而言所获得的安全感并不比买房生活低。中国:“租客文化”盛行,共享产业发展迅猛“共享”这一词语从2016年开始频频与“社会资本”联系在一起,共同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从过去的无偿、信息分享,转变为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租用向共享”,也带起了当下国内“租客文化”的热潮。不仅是租房,各种生活物品的租赁也越来越普遍,小到宝宝的玩具拼图,大到私家车辆都可在相关的租赁网站上租用,尤其是被称为中国租赁文化“独角兽”的租客网,已开发多种租赁服务类目,未来还将开发更多类型的便民服务,就已成熟运营的租房项目而言,租客网率先提出了“租房免押金、不收中介费”的单边收费服务,一方面大大减轻了租客生活成本压力,增加多房源选择,只需要缴纳租金即可;另一方面可以为房东缩减房屋空置期,减少空置期的租金损失;同时可增加中介的看房次数,提高看房效率和成交金额。对于年轻一代来说,通过一定租费就可保障生活质量进而提高生活品味,房子也许是租来的,但是生活不能租来。所以“以租代买”是一种理智又实用的消费方式,租客网的存在就是让“租生活”成为便捷时尚高效的生活方式!

2020年08月20日 10:23

租客至上,为用户带来最佳租房体验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五月,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6月10日 11:30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